齐二药受害人律师团建议全国人大修改消法

  惩罚性赔偿作为一种民事制裁手段较刑事处罚中罚金制度和行政处罚中的罚款制度更具优越性:罚金处罚和行政罚款也同属经济制裁手段,但其与惩罚性赔偿的显著的差异:罚金和罚款的主体是国库,罚金和罚款制度并不能使受害方遭受到的巨大损失得到更充分的赔偿,罚金和罚款制度未能实现保护与制裁相均衡原则;其次,在实践中,国库(国家)由于其主体的欠确定,对罚金和罚款的追究执行的力度远没有明确的主体(受害方)的力度那么大。


  和谐与进步的均衡点

  现行消法49条

  其它情况导致消费者财产和人身受到损害的,按照本法第41条的规定赔

  保护疲软、威慑乏力

 

  保障公共安全和公众的生命健康

  4、保护严格遵守法律、对消费者人身安全高度注意保护的市场主体,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市场机制,规范社会市场秩序。

  1、经营者在主观故意上有欺诈行为;2、该规定的立法原意中的损失指的是因经营者的欺诈,导致消费者就购买的商品或接受的服务本身的财产损失,而非该商品或服务所导致的人身损害和之外的财产损失。至于因该商品或服务所导致的人身损害和之外的财产损失,仍适用41条的填补性赔偿的规定。

  补偿性赔偿制度由于其低额度的所谓“等价性”,对经济实力殷实的违规市场主体难以起到制裁作用,很自然,当侵权成本与侵权收益相当时,对人身权利的高度注意只能是一句空话,侵权人将无所顾忌地实施侵权行为。

  其存在的问题: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等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支付残疾者生活自助器具费、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以及由其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经营者的民事赔偿责任限于填补性赔偿范围,对受害者人身损害的损失补偿明显不足。

  在市场经济初级阶段,可采取加强民事制裁手段,通过确立惩罚性赔偿的概念和明确惩罚性赔偿适用范围来均衡保护与制裁的要求。

 

  1、惩罚性赔偿加大了惩罚违法行为的力度,特别是对于那些可能逃脱刑事处罚的违法行为。

  但这一规定的适用范围过于狭窄,在其构成要件中要求:

  我国现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1条规定:

  建议指出,现行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并非缺乏惩罚性赔偿的理念,其49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这个双倍赔偿就是一个惩罚性赔偿立法理念的体现。

  2、增加了受害者损害的赔偿,使得受害者因人身损害而受到的那些难于量化的物质性损失也能得到赔偿,且能通过金钱的方式抚慰受害者所受到的精神损害。加强了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力度,同时也是提高了我国人权保护的水平。

  建议修改为

  3、危害社会公共的违法经营者无非是受经济利益的驱动,惩罚性赔偿恰好是以经济手段来遏制违法行为人再犯类似行为,也同时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威慑作用,遏制市场中的其他人从事相同的违法行为。

  确立惩罚性赔偿制度

  增加惩罚性赔偿力度

  扩大第49条规定范围

  建议提出,由于各种复杂原因,致使我国社会目前处于公共卫生和公共安全危机事件的高发期,各种危及社会公众生命健康安全的事件频频发生,如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巨能钙事件、龙口毒粉丝事件等等。于2006年5月在全国范围爆发的“亮菌甲素假药事件”只是其中之一例。类似事件的发生,给公民生命健康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和影响,也给公众对社会公共安全的信心造成巨大的心理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