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家在日本所淘帛画疑为无价宝(组图)

  分析:是唐代珍贵文物?

  神秘文物淘获历程

  大家排除了画为后代人在古代丝织品上绘制的可能性,“是用矿物质颜料画的,腐蚀的地方依然有颜料痕迹,这不可能是后画上去的。而且织物背面也有题款浸透的痕迹,”潘深亮说。藏家们认为,该画画面极具神韵,题款书法虽非名家大作,但笔法飘逸洒脱,非现代人所能模仿。


朱先生淘得的帛画

  通过光学镜片分析,张燕燕认为该画的编织方法与唐朝织物不符,不如唐朝丝绸精细。“但是,这不能成为否定其年代的确定证据。”——当时汉族地区的编织技术已炉火纯青,非其他地区人民可掌握,而此画可能是少数民族地区出产的织物。此外,张燕燕认为帛画的题款不像汉人的传统书写风格,“不排除吐蕃画匠所作的可能。”

  之前曾有藏家认为,日本早期派出的遣唐使从中国取走了这张帛画。甚至有人大胆地猜想,这位日本遣唐使可能和唐军将领熟悉,因此获赠了从吐蕃军队俘获的战利品。


朱先生淘得的帛画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猜想三:遣唐使将画带回日本?

  在潘深亮的带领下,数位资深文物藏家通过目测、触摸等手段,对画幅进行了初步鉴定。

  据悉,现存的早期唐卡最古老的年代不超过元代,藏地传说的“唐卡起源于松赞干布”一直无物证。因此朱先生的帛画如经证实,将成为中国古代宗教史研究的一大突破。

 

  “此时正值吐蕃实力大张之时,中国西北广大地区已经被其占据,藏传佛教可能也开始传入。战时死亡人口较多,这张帛画可能与超度亡魂有关,有可能是汉藏文化融合的早期见证,也是两民族独特宗教交融的代表。”帛画主人朱先生如此认为。

  三大猜想 神秘帛画究竟是何物


  记者通过互联网检索后得知,广德元年癸卯为公元763年,当时的皇帝为唐代宗。

  该古画最重要的时代特征是,画面左上角有汉字题款(其中部分已随腐蚀的帛布散佚),可辨认的内容为“……贵者泰一……泰一佐曰五帝……为坛开八通之鬼道……一太牢……广德元年癸卯”。

  按照常理,丝织品、纸张的保存年代最多数百年,只有极少数能在特殊环境下保存至今。朱先生认为,这件丝织品一定是在石窟、洞穴等封闭环境内长期尘封,才得以流传至今。“类似的例子在敦煌洞窟内都有发现,甚至一些汉代丝织品也有完整保存至今的特例。我认为,这张帛画如真是唐代文物,很可能是近代才被从洞穴里发掘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