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谢罪僧人在哈尔滨731纪念馆长跪不起(图)

  “真空试验”、“冻伤试验”……记者们与岩田被解说员引进“魔鬼的乐园”后,随着翻译的解说,岩田的面部表情越来越凝重,最后,岩田的脚步停留在第五展厅活体试验的模拟雕塑前。

  “我不在这里忏悔而选择在别的地方那就错了,因为在这里侵华日军把活生生的中国人当成试验品任意宰割,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们不是人是恶魔!”

  “如果身体状况允许我就走到75岁,如果可能我还要邀请一个同伴同行。”岩田说。

  老人告诉在场的记者:“我要为那些在日军侵华时期殉难的中国人祈祷,替那些曾经迫害中国人的日本谢罪。同时,还要向曾传播先进文明给日本的中国人谢恩。”他说,中国在古代将自己的先进科学文化,比如四大发明、中医药等传播到日本,日本人民至今受用。

岩田隆造在731遗址纪念馆内跪拜谢罪。本报记者 荆天旭 摄

  岩田说:“现在好多日本人好像睡着了似的,我要用我的行动提醒他们该醒醒了!”

  岩田说,高中和大学时期,历史课老师让他第一次了解到,二战期间日本在侵略战争中犯下的罪恶,认识到“世界和平才是人类的福祉”。从1995年开始,岩田先后5次自费到韩国谢罪。他说:“中国是二战中受害最深、死难人数最多的国家,因此我一定要到中国,向广大中国人民表达我的歉意。”“他们来了,可以给日本国内报道,让日本人知道我在中国的谢罪举动,让日本年轻人了解那段历史,这是我中国之行的最大心愿。”(本报记者 崔立东)

  岩田隆造边走边看边击鼓,他说,敲击太鼓是帮助这些灵魂得到安息。

  岩田隆造通过翻译告诉记者,他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方式谢罪,主要是因为目前日本当局对日本侵华战争那段历史不能正确地认识和对待,很多日本的年轻人甚至不了解那段历史。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媒体的反馈,让自己的声音和努力引起日本政府关注,并得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承认及谅解,从而促进中日友好。

  岩田隆造在“魔鬼的乐园”进行的祭拜祈祷长达32分钟,东北林业大学的学生志愿者几次提醒老人注意身体不要过度疲劳,可老人不肯起来。老人诵经声持续有力身体岿然不动,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

 

  核心提示:脱鞋、下跪、叩首、诵经,4月18日起,70岁的日本僧人岩田隆造从日本福冈抵达中国上海开始谢罪祈福,随后他又到达武汉、重庆、西安、洛阳、北京、长春等地的抗日战争纪念地,数百次下跪叩首,以他独有的方式,对当年日军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表示谢罪。5月10日,岩田隆造一路风尘来到哈尔滨,开始了他在哈尔滨为期两天的谢罪之旅。岩田隆造表示,日军侵华自黑龙江开始,东北人民受害深重,在他的计划中哈尔滨是他此行谢罪的重要目的地。

  没有经过翻译的解说,岩田基本看懂了图板上文字的意思,他向记者介绍,日本还有个专门生产细菌武器的细菌工厂,这个工厂坐落在一座四面环水被称为“毒气岛”的孤岛上,当年日军在这座孤岛上生产了大约七千多吨化学武器,其中很大一部分输入到了中国。

  在殉难者名单长廊祈福

  在“魔鬼的乐园”长跪不起

  车子很快到了731陈列馆,身披黄色袈裟的岩田带着两个写有“谢罪”大字的布袋,一左一右挎在身体两侧。见岩田下车,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记者们将他围住。


 

  昏暗的灯光下,他燃起一柱高香插在小香炉内,恭敬地摆在地上,两个“谢罪”包裹一左一右摆放。接下来,岩田轻轻脱去鞋子光脚站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双手合十。跪下、磕头、站起;再跪、再磕头、再站起……4次大拜后,岩田跪下敲鼓诵经,3轻4重的鼓声时而急促时而舒缓,鼓声敲打着每一位在场者的心灵,回荡在馆内,使大家的心情立时沉重起来。


  在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内的殉难者名单长廊上,墙壁上挂满了殉难在这里的中国人的名牌,解说员告诉我们,墙上挂着85个殉难者的名字。可是,死在这里的中国人却远不止这个数字。据介绍,仅1939年至1945年间,就有3000名中国人直接以细菌试验的方式被日军屠杀,而间接受到细菌伤害的中国人超过3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