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喀左县煤矿透水7名矿工生死不明(组图)


  “我丈夫和我儿子都在井下呢。”季秀华的姐姐、52岁的季秀平躺在炕上悲伤地说,她丈夫宋玉祥今年53岁,儿子宋文明今年29岁,刚结婚1年多。

  透水一刻

矿工在井口等候工友的消息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我女儿在县城中学念书呢,到现在也没敢告诉她。”季秀华哭着说,求求老天,让我丈夫能够平安脱险吧。

  他转身一看,发现湍急的水流正从巷道下涌出来,吓得他撒腿就跑。


  据44岁的王振水介绍,该矿是他承包的,有20多名矿工,1994年投产,年设计产量1万吨,各种证件、手续齐全。

  现场救援

脱险矿工韩德玉 记者李甜香摄

  他满脸遗憾地说,他在井下是负责安全生产的,作业时并没看出有透水的痕迹,水是突然间窜出来的。当时,郭瑞在前面跑,他在后面跟着,身后的水也跟着上涨,在作业面作业的其他7名矿工没有跑出来。

  “作业现场没有藏身的地方。”韩德玉忧虑地说。

 

  说着,姐妹2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辽宁喀左县煤矿透水7名矿工生死不明(组图)


 

辽宁喀左县煤矿透水7名矿工生死不明(组图)

  噩耗传来

  此外,被困矿工邸瑞清的妻子已怀有5个月身孕。

  矿主没给这些矿工上保险

  在井下作业的9名矿工中,2人侥幸逃出,7人被困井下,目前生死不明

辽宁喀左县煤矿透水7名矿工生死不明(组图)

  当日上午10时,朝阳向阳煤业公司矿山救护队的5名队员,下井勘探险情,11时37分,一台水泵开始从井下抽水。截至目前,已有5台水泵开始抽水。

  矿难背后

  60名民警兵分5路配合救援


  “当时,我和8名矿工在井下作业。”昨日11时,韩德玉在出事的矿井旁回忆说,大约在凌晨1时10分左右,他突然听见矿工郭瑞向他大喊“快跑啊,透水啦”!

  辽宁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杨泽余、辽南分局局长潘光第、辽宁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副局长吕国金率有关人员也火速赶到现场,研究抢救方案,指导开展救援工作。

  昨日9时30分许,记者在事故现场看到,警方已在现场设立了警戒线,消防车、急救车等都已在现场抢救。

  据朝阳市市长助理李建华介绍,事故发生后,代市长张铁民,副市长陈列,喀左县委、县政府领导及市、县安全生产监督等有关部门负责人相继赶赴现场,成立了市政府救援工作指挥部,展开了紧张有序的救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