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化工厂爆炸前职工曾多次反映安全隐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说,机器上的报警器经常响,按要求必须立即停止生产,但企业管理者不顾这些,只是稍微让机器停一会儿就又生产了。不仅如此,设备的转速还被调快了。有时设备烫得手都不能摸,而正在生产的炸药,是有爆炸临界温度的,如果达到一定的温度和压力,就可能爆炸

  就这样,抱着“不能把自己的生命搭进去”的想法,芮义春辞职了。他说,当时在公司上班,站在炸药旁边,我总是感到“很心慌”。倒不是怕炸药,炸药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地爆炸,我怕的是不讲科学,不讲安全,野蛮操作,这样迟早是要出事故的。

  “我是害怕出问题才提出辞职的,没想到真的出事了!”表情凝重的芮义春说。有一次,一台设备出了点小故障,他就喊机械工来维修,但却找不到人。车间管理员对他说,“没事,接着干。”他怕出问题,就去找车间主任反映。但车间主任还没等他说完就狠狠地批评他,说他是越级反映

  今年33岁的芮义春,因为向公司反映安全问题,而企业有关负责人不理会,因此他于今年4月8日主动提出辞职,现在在当涂县一家轧钢厂打工。逃过这场灾难的他,一时间成了全公司“明星式”的人物,工人都称赞他的辞职是“明智之举”,而接手他工作的工人小董现在连遗体还没找到。

  今年58岁的蔡有福是盾安公司的退休工人,事故发生时他的独生女儿蔡国芳正好在车间上班,现在连遗体都还没有找到。老年丧女的他万分悲痛,他说女儿下半年就要结婚,现在不幸却降临了。


  6月16日15时09分,位于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的安徽盾安化工有限公司粉状乳化炸药车间发生爆炸,目前已造成至少14人死亡、2人失踪、24人不同程度受伤。面对这一重大事故,安徽省委书记郭金龙、省长王金山作出指示,要求全力救治伤员,作好善后工作,查清事故原因。17日上午安徽省政府已成立了“6·16”特大事故调查处理领导小组。

 

  “机器超负荷、加班加点生产,是事故的祸根!”一个邓姓工人对记者说。据工人们讲,自从2004年底企业改制变成民营企业后,他们每天工作都在10个小时以上,而且也没有加班工资,机器设备长时间超负荷运转,不出事故才怪呢!

 

  新华网安徽当涂6月18日电 记者 葛如江

  一些工人向记者反映,4月份山东招远的一家生产炸药的化工厂因为爆炸事故停产了,市场对炸药的需要不断增加,因此盾安公司的生意特别红火,最近公司签了一份1500吨的订单。企业改制后,下岗分流了不少人员。过去一个班生产6锅(一锅1.8吨),而现在却生产13锅,是严重超负荷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