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卧底刑警揪出京津雌雄毒贩(组图)


  两刑警扮“毒枭”打入内部

  北京毒贩欲“开拓”天津市场

  随后,刑侦局六支队和河北分局刑侦三大队的缉毒刑警在塘沽分局缉毒队的配合下,冲入某休闲中心,一举抓获了门某。接着,警方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在某休闲中心“守株待兔”。过了一段时间,韩某如警方所料出现在了某休闲中心,结果被警方迅速抓获。同时,警方在某休闲中心的单间内查获了7名正在吸食新型毒品的违法人员,当场查获冰毒98.1克、麻古10.19克、K粉136.27克及多种吸贩毒工具。此次特大贩卖新型毒品案的告破,有力打击了新型毒品在我市的滋生蔓延。

  今年3月初,河北分局刑侦三大队获得线索:有一伙北京人在我市塘沽区贩卖冰毒、摇头丸、麻古、K粉等一系列新型毒品,“货”源充足,销量很大,并准备进一步打开天津市场。这一线索迅速引起我市警方高度重视,市刑侦局副局长左林、河北分局副局长顾俊明亲自指挥,市刑侦局六支队和河北分局刑侦三大队很快成立专案组,全力切断毒品通道、铲除毒源。

两卧底刑警揪出京津雌雄毒贩(组图)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缴获毒品
犯罪嫌疑人

  幕后“黑手”终于要露面了,而臧哥和飞子也将面临更大的危险。此时,其他专案组缉毒民警在市局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也做好了进行外围监控的准备。

  这两名缉毒刑警经验丰富,深谙毒贩们交易中的花样手段,熟知各类“行话”。做好准备后,他们化名“臧哥”和“飞子”,一个扮作经营歌舞厅的老板,一个扮作马仔,开始与韩某进行接触。派头十足的打扮、闪烁其词的言语、谨慎多疑的行为、试探的口气,这副毒贩的模样很快便打消了韩某的戒备心。在取得韩某的信任后,臧哥交出了“底”。臧哥称他所开的歌舞厅设有“冰局”、“嗨局”,急需“货”源,并且数量不小。韩某听罢,以为自己碰上了“大老板”。两次接触之后,韩某决定带臧哥和飞子去见北京毒贩门某(44岁,北京市朝阳区人)。

  犯罪嫌疑人归案后,警方发现,门某和韩某都曾因贩卖毒品被判过刑。而韩某最初并不沾染毒品,但其前夫和哥哥(已被判刑)都吸贩毒品,这两人最终将韩某带上了“道”,送韩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目前,门某和韩某均已被刑事拘留,7名吸毒人员被强制戒毒。

  一路更换洗浴场所,正是门某的狡猾之处,他欲扰乱视线。然而,外围监控民警凭借经验,迅速判断前几个洗浴场所并非门某的藏身之处,而塘沽区某休闲中心嫌疑最大,极有可能是门某的“老巢”。


 

  饭店醉酒挖出隐身“老巢”


  再接触:



 

  缉毒刑警们随即铺开网络搜寻线索。很快,一条有价值的线索浮出水面:塘沽区女吸毒人员韩某与一名北京毒贩有姘居关系。这名女子身高1.72米,35岁,容貌姣好,常常出入酒色场所。专案组民警经过分析后,决定将这名女子作为警方接近北京毒贩的“敲门砖”。

  第一次接头地点安排在了塘沽某小区。一见面,双方表面上都很热情,但却各有心思。门某疑心颇重,诡计多端,一上来竟无意谈买卖的事,只随意地和臧哥、飞子聊起了天。臧哥心里很清楚,此时门某正在试探他们。门某假装无意地谈起“药”好不好、掺没掺东西、吸毒工具怎么用等话题,目的是要看臧哥如何作答。岂料,臧哥和飞子在执行任务前早已做足“功课”,应对自如。门某见状,慢慢放松了警惕。此时,臧哥和飞子却来了个先发制人。“门大哥,生意归生意,这次我们要的‘货’多,你那儿若有困难的话,咱买卖不成仁义在,来日有空到哥们的歌舞厅转转。”说完,臧哥便拿起桌上的烟准备起身。臧哥准备用这一招刺激门某,而门某果然是老狐狸,皮笑肉不笑地干呵呵几声,忙拉着臧哥坐下,说了句:“臧哥放心吧,‘货’要多少有多少,我们北京那边‘货’足得很,不过,你得有诚意呀!”几番较量下来,臧哥发觉这个门某欲擒故纵,其实心里急于将手里的“货”放出去。然而,眼看就要进入实质谈判了,门某和韩某竟提出下次再谈。臧哥和飞子随机应变,满口答应。

  经过连续五昼夜的跟踪、蹲守,警方终于确定塘沽区某休闲中心就是一个以娱乐场所为掩护的吸贩毒品窝点,并发现了门某和韩某坐落于本市塘沽区上海道的姘居地。

  缉毒刑警打入贩毒团伙内部,变身“毒枭”,与急于将大量毒品出手的真毒枭零距离接触,左右周旋,斗智斗勇,最终使一起特大贩卖新型毒品案得以告破,缴获冰毒、麻古、K粉等毒品244.56克。这一幕幕如同电影情节,但却真实地上演于我市的“缉毒战”中。

  在综合考虑各种情况后,专案组决定派两名河北分局刑侦三大队缉毒刑警扮“毒枭”,先与韩某进行接触,进而接触北京毒贩,以购毒为名,摸清毒贩的“老巢”。

两卧底刑警揪出京津雌雄毒贩(组图)

 

  几番较量“老狐狸”放松警惕


  新线索:

  休闲中心雌雄毒贩被擒

  第一次:

  走险招:

  按照一般规律,毒品“上家”一般会先期赶到交“货”地点附近,观察周围情况,等待“下家”出现。于是,专案组指挥警力在臧哥答复门某具体交“货”时间前迅速赶往高速路塘沽出口。果然不出警方所料,在长时间未得到接“货”消息后,门某驾车从高速公路塘沽口出来驶向塘沽区。警力立即出动进行跟踪,并追至塘沽区某休闲中心。此时是3月16日16时许。

  齐出击:

  “生意”谈完,双方都有些放松,开始推杯换盏。臧哥和飞子清楚,此时,门某已经把他们当成了一根线上的蚂蚱,他们若不表现出热情,极易引起对方不满。所以,虽然不胜酒力,但臧哥和飞子还是豁出去了。一番畅饮后,臧哥和飞子已是面红耳赤,而门某似乎也已完全放松了警惕,并邀请臧哥、飞子一同前往洗浴。随后,一行人去了一个洗浴场所。但休息一会儿后,门某又提议换个地方玩,遂又进了一个小澡堂子。最后,几人又辗转去塘沽区某休闲中心。到了某休闲中心,门某便没有动窝。

  第二次接触后,臧哥和飞子并没有急于联系门某再定交“货”地点,而是静等。很快,门某有些坐不住了,主动拨通了臧哥的电话。电话中,门某称“货”已到位,让臧哥到天津至塘沽的高速公路上交易。门某果然老奸巨猾,高速路上没有遮挡,对警方跟进监控很不利。而一旦门某察觉了臧哥和飞子的身份,后果将不堪设想,并且前期的所有努力也将付诸东流。于是,专案组决定暂且对门某不做答复,拖着门某,为安排抓捕赢得时间。与此同时,专案组调整部署警力,准备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