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网通停火协议拆解:串谋3G还是对抗移动

  此外,从3月1日起,中国电信在北方、中国网通在南方还将停止发展公众用户(含宽带用户),“非主导方在各本地网不再增加新的端局号,在各省不再增加新的IP地址段;非主导方不再进行针对公众客户的基础电信业务的宣传及促销活动,不再推行新套餐,不再增加代理商。”

  从协议全文看,双方对互不进入对方主导领域的态度非常诚恳。

  协议还规定,非主导方电话用户总数以双方关口局过网的非主导方用户总数为准。2007年3月15日前,双方集团交换各省的非主导方2007年2月过网电话用户总数。

 

  协议还写明,双方在非主导区域不得进行预算外投资,严格禁止租赁设备、合资建设、合作经营、借用设备等变相投资和经营行为。在2007年3月1日前,双方相互交换非主导区域内各省的投资及收入预算安排。

 随文调查  

  本报记者 丘慧慧 李晓艳 北京、深圳报道

  电信网通君子协议落定 承诺固话互不侵犯

  该人士分析,最大的竞争压力来自移动运营商,尤其是中移动和联通近期启动单向收费后,对固话的冲击非常大。除此以外,他认为网通南方冲击相对较弱,但是其在宽带等新增业务领域对广东电信同样存在较大困扰。

  前述中国电信管理层人士认为,协议是为“符合国资委要让国有资产增值保值的总原则”,因为前几年双方在南北方的竞争某种程度上已经证明,没有达到打破固网垄断的目的,相反,分拆更带来了许多不必要的重复建设,而这些精力和财力的浪费,显然不利于中国电信、网通未来加入3G竞争。

  历史恍若倒退,实则形势逼人。中国电信一管理层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签订此协议是为了遏制正在日渐加剧的恶性竞争和无效投资,“目前整个固网市场基本只有存量市场,不是增量市场,再争下去都没钱赚”。

  但是无论如何,电信与网通都态度坚定,双方约定,“在集团省级公司层面建立自上而下的监督协调机制。双方集团领导建立定期会晤制度,沟通双方投资、收入、用户发展情况。”此外,双方集团每月15日交换一次分省已发生的收入、投资额数据,以便加强约束力。

  2002年,中国电信分拆并将北方业务划入网通时,一定没有想到,五年后,双方会郑重签下一纸约定:自2007年3月1日开始,“停止在非主导区域(中国电信的北方10省,中国网通的南方21省)发展新用户”。

  相关报道:

  “三公司之间的投资交易远远比两个公司之间的交易要复杂得多。”他认为,相比之下,电信单独建一张网,网通与联通共用一张牌照的可能性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