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pace中国拟摆脱总部控制 罗川团队持股1/3

  而且,他对自己的发展路径极有规划。在微软工作时期,他尽可能确保自己每两年换一个工作岗位,以全面锻炼自己的能力。到他离开MSN时,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熟悉一家企业运营的方方面面问题。

  什么可能成为罗川的障碍?观察人士认为,罗川和他的本地团队能否与默多克维持好合作中的默契与平衡,将是一个关键点。2006年9月,默多克前往中国时,已指派他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年轻妻子邓文迪与新闻集团的其他高层一道工作,协助MySpace在中国的落地事宜,并试图使她在MySpace中国的董事会中谋取正式席位。面对这一传闻,罗川并未给予评论。

  这颇可证明默多克对MySpace在华棋局的考虑:新闻集团将更多地发挥资本运作的力量,保证足够的影响力与发言权,同时放手本地的创业团队开展具体业务——对于MySpace中国的业务,目前,新闻集团并未提出具体的设想,默多克只是聪明地说:“我们将使MySpace成为一家非常中国化的网站。”

  虽然曾经担任跨国网络巨头MSN在华最高统帅,罗在国内网络圈并非风云人物。他似乎没有什么惊人的创新举动,也非网络行业的意见领袖——默多克为什么选择他?

  这种大破大立的本土化方式,的确非默多克难以完成。早在2006年9月底,MySpace全球团队来中国考察时,他们所问及最多的话题是服务器问题,据当时与其会面的人士称,这让在场多数人感到困惑:“为什么MySpace的管理者们问这么初级的问题?而不是中国的社区市场等专业问题?”

  似乎,MySpace的命运最终取决于一个简单的问题:罗川是合适的领导人吗?

  另一方面,用网络进行“社交”的模式在中国,其意义将大打折扣——更多的中国用户更习惯于把网络当成休闲、娱乐的工具,而类似MySpace这种全面社交的平台,其时尚未被更广泛的中国用户真正理解和接受。如果MySpace在中国有意复制并培育其美国成功模式,将经受相当漫长的时间考验。

  作为MySpace品牌和服务在中国的延伸,它由原微软MSN中国区总经理罗川组建的团队创建、经营,而新闻集团旗下的MySpace总部,以及包括IDG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公司,网通前CEO田溯宁的中国宽带产业基金,都将对这家新的创业公司注资。MySpace总部还将从品牌、后台技术、运营经验等方面予以支持。

  “一家非常中国化的网站”

  此外,罗川曾推动微软MSN与有上海市政府背景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成立MSN在华合资公司,这一经历也使他被认为具有一定的人脉资源和执掌政府关系的能力。而对于一家具有海外媒体背景的公司来说,这几乎是生死攸关的“命脉”。

  在这种悲观的氛围中,新闻集团和MySpace仍试图证明自己的不同,它谨慎、低调,避免重蹈先烈们曾经踏入的河流,甚至与其它的资本力量合作,扶持一个本地的创业团队来实现远渡重洋的计划。罗川称,他和他的管理团队将拥有对未来MySpace合资公司的控制权,以确保管理层有权决定给中国用户提供哪些最适合他们的服务。

  因为罗川的团队占公司1/3股份,让它成为了一家“创业公司”。虽然依然需要MySpace总部在品牌、后台技术、运营经验等方面的支持,它与“总部”的沟通与磨合仍不能完全避免,但独立的本地决策权已经算的上最大程度的“松绑”。

  环伺

  而且,“利益分配的机制决定一切”,奇虎董事长、原雅虎中国总裁周鸿说。按照周的理解,跨国互联网公司由于总部授权和本地决策权的种种掣肘,团队缺乏创业精神,是其在中国互联网市场的致命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