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的地盘我做主

  自拍悬疑恐怖电影


 

  前不久,一家广告公司为3名要离开公司的同事搞了个告别party,派对上播放了一个近4分钟的“电影”。这个电影和网上许多“改编电影”一样,将许多热门电影的片段重新组合剪辑在一起,换掉台词,再配个音就完成了。

  和“改装路线”不同的是,还有些公司白领闲暇之余,喜欢用自己的DV进行原创。自编自导自演,影片的表达空间更广阔,情节也更具个性化。

  电影“取材”自《大腕》《像鸡毛一样飞》《英雄》等影片,葛优、梁朝伟、张曼玉、陈道明等大牌明星都成了他们公司的主管或职员,大家都在为业务奔忙,最后任务顺利完成,而其中3名“职员”潇洒地策马离去,暗喻即将离职的3名同事。这个小片子既有搞笑的台词,也有快节奏的情节转换,把告别派对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改编的“馒头”嚼多了自然索然无味,越来越雷同的模式也会让人对“改编电影”产生审美疲劳。小高曾经参加过一个成果总结会,结果一连看了好几个这样的改编片子:“改编来改编去,开始的笑料后来变成了麻药,所以应该鼓励自拍电影,如果要坚持改编,也应该在形式和内容上有所创新,并避免对原作产生侵权行为。”

  实习生董正刚本报记者金志刚

  一家通讯公司的办公室白领前一阵子就为自己的独立恐怖小电影《巫毒》庆祝杀青。这部电影从导演、编剧到制片人、男女角色,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难怪《巫毒》剧组自封“史上第一部独立恐怖电影”。这部50分钟左右的“办公室情仇悬疑恐怖片”只花了300元左右的成本,那是因为剧组成员都是“自己人”,而且得到了公司老板的支持,拍摄的场景许多都在自己的办公室中。

  创作让人激情四射,拍摄《巫毒》成了这些白领业余生活中经常谈到的话题。其中一名剧组成员这样总结道:“自己拍电影,给同事们很多交流的机会,一部影片拍下来,同事之间的感情好了很多。”

  自拍电影?这是不是白日做梦?老百姓谁有那么多资金来自己搞电影。不要奇怪,数字技术走入寻常人家,再加上网络的如虎添翼,如今沪上的一些普通人也加入了“改编电影”或“自拍电影”的行列。

  改编“馒头”多嚼无味

  个人DV和电脑编辑软件的普及,对于热衷于接受新鲜事物的白领来说是恰逢知音,再赶上这娱乐精神遍地开花的时代,“改编电影”和“自拍电影”层出不穷,但从数量上来说,前者要比后者多得多,毕竟改编比原创要容易得多。

 

  改编电影送别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