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自尽折射教育管理三大法律问题

  吴雯雯在本应参加学校考试的时间段投河自尽,作为对她履行教育管理职能的学校,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邱星美认为:在确定学校责任的问题上,因为对学校法律地位的确定在法律上存在“灰色地带”,使本应追究的更多责任如行政责任等,难以追究。这种情况在学生与学校的法律纠纷中普遍存在。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吴雯雯自杀事件折射出教育管理纠纷中颇为棘手的三大法律问题。

  雯雯的爸爸说,吴雯雯自杀身亡已100多天了,教育局始终没有一个说法,至今为止,学校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雯雯的妈妈自女儿死后一直卧倒在床,学校和教育局也没有人来慰问。

  “当我离开这世界时,请你们不要担心,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好了,免得给你们添麻烦,再见了。”这是温州市民吴立俊、吴芙蓉夫妇未满16岁的女儿吴雯雯的临终绝笔。2006年1月16日,这位花季少女跳入九山湖中……日前,吴雯雯的父母状告温州第七中学和女儿班主任邱雪梅老师“非法剥夺考试权”、“管理不当”等,法院已受理。


  吴雯雯的父母把温州市七中和班主任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损失和赔礼道歉。雯雯的父亲吴立俊对记者说:“我了解我的女儿,如果不是强烈语言刺激,她不会那么急着寻短见。”他认为班主任一定对女儿实施了“语言暴力”。这个问题并不难证明,因为有很多学生在场,只要取证程序公平,就能证明女儿的死与“语言暴力”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