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亚东:罗雪娟并没有离开 08奥运目标不变

  张亚东:我怎么可能不伤心?我最怕看她哭,她还有潜力啊。  

  外界一直说你们之间有矛盾,你们很少联系。  

  罗雪娟已经决定安心去北大读书了,但在她身后却是中国游泳的挣扎,还有恩师张亚东的焦虑。作为唯一一名现役奥运会冠军,她的离开,让中国游泳的前途变得更为扑朔迷离。后罗雪娟的时代怎么办?2008我们还可以相信谁?谁又能扛起这面大旗?  

  这次罗雪娟退役,和“分房子问题”有关吗?这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了。  

  首先要明确,这次是罗雪娟主动提出退役申请而不是浙江省让她退役。其次,浙江省是希望她能游(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的,但是大家还是更尊重科学,珍爱运动员的生命。所以是罗雪娟交了报告,在挽留与离开之间的一些犹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协议。罗雪娟的报告很简单,就是退役后到北京大学读书。  

  《劲体育》:听您的声音很感伤,但情绪总算比那天发布会上要好些。 

  1月29日下午3点,罗雪娟微笑着宣布退役,而一旁的张亚东却情难自禁泪洒发布会现场。这种伤感一直延续着,而他只能独自默默承载。

  这种病在正常训练时都无法坚持了吗?她真的严重到需要退役了?

  运动员的身体与普通人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有必要补充高营养以保证训练的质量。我那时做的只是煲一些补品给她吃。至于缺钾是后来查出来的。那也是针对运动员的指标,不是对普通人的。  

  您认为罗雪娟是中国游泳队在2008年奥运会唯一的冲金点,还是冲金点之一?  

  对不起,为了尊重个人隐私,我不能说。唉(张亚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的病啊。她这次病得和以往都不一样,检查结果不一样。  

  她那次的病因和以往查出来的都不一样,她到北京做的是一次心脏微创手术,没什么风险,可是效果却不理想。那时医生就言明即便手术非常成功,她将来的训练还是要看情况,不能上高强度。  

  胡说,这件事我们正在积极运作,这是国家队应该做的事,我们很支持她。她出国的概念和大家认为的出国留学不一样,她是国际奥委会大家族的一员,就像邓亚萍、杨扬一样,都要学习培训,这是好事。何来的不允许?  

  1月31日晚上9点,张亚东难得地与朋友们聚餐,放松紧绷的神经。朋友们频频举杯祝福他2008年好运。他举着电话对记者说:“你也听到了吧,现在说话都离不开2008,我分分秒秒想的都是2008年……”又到了10点,队员都睡了,张亚东却倚在床头,微醺的疲惫。情绪低落,嗓音嘶哑,电话那头的声音断断续续,时而低沉到近似喃喃低语。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怎么可能不伤心,我最怕看她哭,她还很有潜力啊……”

  罗雪娟在十二岁那年遇到了张亚东,两个当时都有些郁郁不得志的人,却从此谱写了中国游泳近十年难得的成功,共铸2004雅典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