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生命禁区健康保护神

 

  2003年3月,我在给驻地附近的雁石坪小学义诊时,得知藏族小学生次仁旺久是个孤儿,生活非常困难,我决定每月拿出200元钱,资助小次仁。同事们听说此事后,也纷纷与雁石坪小学的贫困学生结成“手拉手”爱心小组。一次,我给小次仁送学习用品时,他悄悄地塞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你就是我的妈妈。看着孩子纯洁的眼睛,我鼻子一酸,一把抱起次仁旺久深情地说:我就是你的妈妈呀!

  在高原救治、护理高原病患者的辛苦和艰难,是在内地医院工作时无法想象的。重症患者尤其是急性脑水肿病人神志不清、呕吐、大小便失禁、烦躁不安,针打不进去。往往一个病人治疗下来,我和几个护士浑身是汗,满身脏物;特别是将病人送进高压氧舱治疗的时候,他们一时难以适应升高的压力,乱踢乱打,我们常常被弄得鼻青脸肿,有的护士都委屈地哭了。

  十五标段工程指挥部驻地在西藏那曲县雁石坪镇附近,离格尔木市500多公里。指挥部和工地医院选建在同一所废弃的院子里。望着空荡破旧的房子和只有4个人的筹建队伍,想在这严重缺氧的高原上用半个月的时间建起一座工地医院,谈何容易。而且同来的3名医务人员中有两人第二天就发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不能动弹。这时,作为护士长,我深深地感到了肩上的责任和分量。

  2001年6月,中铁四局集团中标青藏铁路二标段。集团公司决定由中心医院抽调人员组建青藏铁路工地医院。二标段工地医院建在格尔木市,这里海拔虽只有2800米。但从内地来到这里还是感到空气稀薄,氧气不足,气候干燥,稍稍活动就会感到呼吸困难、胸闷、头痛。到格尔木的当天,我和同行的5名医护人员就立即开始了筹建医院的工作。


 
 

  就这样,我和同志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干就是17天。这17天,我们建起了一座“生命禁区”里的工地医院。这17天,我睡觉从未脱过衣服,头发都结成了块。当一千多名参建员工陆续进驻十五标段时,工地医院已经成为职工们战胜高原病的坚强后盾。

  再难也得干。我们把车上几千斤重的医疗器械设备和药品,一点一点地挪到屋内。十几米的路程,要休息好几次,几趟走下来,头疼欲裂,嘴唇和眼圈都发青了,有时甚至感到脑袋蒙蒙的,思维都几乎中断了。但是责任驱使着我们,在持续的高原反应中,配置药品、安装器械、安置病床,布置治疗室和药房,安排着医院筹建的一切工作,还要给反应严重的职工打针护理。没有治疗台,我只能蹲在地上,趴在药箱上配置药品,记录病人治疗情况,有两次因劳累过度我晕倒在临时医院里。

  今年,青藏铁路铺轨已通过我们管段,工地上只有一些附属工程,工地医院大批人马已撤回,只留下院长和我两人负责全部管段五十公里人员的卫生保障,点多、线长、卫生保障任务重,我们通常是晚上送病人下山,第二天又返回十五标驻地。人手少了,但我们为参战员工服务的标准没有降低,“绝不因为高原病死一个人”的目标不会改变,不论病人什么时候来工地医院,都会得到最好的治疗、护理。

  丁太环,女,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中铁四局集团青藏铁路工地医院护士长,2001年6月到青藏铁路工地工作至今,在工地医院建设和职工医疗保障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被誉为“生命禁区的守护神”。获得过青海省“‘十五’创新立功先进个人”、“青海省劳动模范”、“全国先进女职工”、“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荣誉。

  我叫丁太环,是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中铁四局集团青藏铁路工地医院护士长, 2001年6月到青藏铁路工地工作至今。

  2002年3月,中铁四局中标青藏铁路十五标段,那里的海拔4720米,地处人迹罕至的唐古拉山脚下。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在青藏高原工作了近一年,深知海拔4720米意味着什么!但总得有人去那里工作啊,我是护士长,我不去,谁去!作为惟一的女同志,我又一次主动报名上十五标段工地,承担筹建十五标段工地医院、保障十五标段修路员工生命健康的重任。

  在这里,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四年多来,经过我们全体医务人员共同努力,青藏铁路工地至今未发生一起因高原病死亡的病例,我们救治的高原病患者达数万人次。我们尽到了医务人员救死扶伤的天职!

  记得那是2001年6月21日深夜,正在筹建中的医院里送来了第一例严重高原病患者。病人的呕吐物喷在我的衣服上,我顾不上擦,一直忙了一个通宵,终于使病人转危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