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老阿妈成为青藏铁路唯一拆迁户

  9月5日,白玛卓玛一家开始在新址上建新居,中铁三局职工义务为他们拉来了水泥、木料和石头,三间藏族风格的新房很快有了雏形。

  白玛卓玛想不该让政府多花那么多“冤枉钱”,同时也想看看她女婿说的厉害的怪物,但还是觉得搬家后生活不太方便。她家喂养了600多只羊、80头牦牛,还有马和骆驼。“以前吃水需到3公里远的山沟里去拉,可是搬到新家,离吃水的地方就远了。而且牛羊通过铁路吃草也不安全。”他说如果搬家,政府应该为她家修一条穿过铁路让牛羊通行的便道。

  “乡政府和铁路的人到我家,让我们搬走,我很生气。我家的房屋盖得多不容易,我们已经住了这么多年,舍不得搬”,白玛卓玛说:“我故意要了50万元的补偿费,想吓走那些修铁路的,希望他们改道。”

  “修公路可以绕道,修铁路为啥就不能从我家绕过去?这不是和我过不去吗?”白玛卓玛家住在沱沱河畔的夏仓山上,这是青海省境内青藏铁路建设唯一一家拆迁户。当初,让她搬迁时,这位从未见过火车的58岁的藏族老阿妈怎么也不理解。

  10月初,记者走进白玛卓玛家居住的暖棚,屋内炉火正旺,沸腾的酥油茶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刚满9个月的孤儿卓玛群桑手里摆弄着奶瓶,在白玛卓玛的逗引下“咯咯”地笑个不停。

  1987年,她家雇人从山上背来石头、从那曲拉来木头,才在沱沱河畔的夏仓山上盖起了房子。一家人用40只羊作为工钱,花了4年时间盖好了4间房 屋。几年后,又有了些积蓄的白玛卓玛,花了20只羊的工钱,又建了三间房屋。白玛卓玛家的7间房子就座落在沱沱河畔两山相对的缓坡上,一条横贯两山的河流在她家不远处经过。

  负责沱沱河段青藏铁路建设的中铁三局满足了她的愿望,决定增修一条可供车辆和家畜出入的铁路通道,并且帮助她家整修了山沟里的运水台阶。“白玛卓玛一家为修建铁路做出牺牲,我们也要为她们的生活创造好的环境。”沈勇说。

  白玛卓玛的女婿昂南是来自西藏江达县的藏族青年,到过不少地方。他告诉白玛卓玛,“火车有几十间房子大,一次可以拉一万多头羊,从沱沱河到拉萨只要十多个小时。”老阿妈更是听得满脸惊讶。

  唐古拉山乡副乡长周毛和铁路部门的领导多次到白玛卓玛家,和老人谈心,希望她支持青藏铁路建设。“飞机那么大都不妨碍住家,难道火车能比飞机还大?”白玛卓玛就是想不通。几年前,她在拉萨见过飞机,她只知道飞机是世界上最大的交通工具,根本不清楚火车是什么模样。

住了15年。

  唐古拉山乡政府为白玛卓玛家在朝阳山坡上选了一片建房新址,新址离原来居住的地方大约50米远,乡政府还投资5000元为他家搭建了临时居住的暖棚。白玛卓玛感到很满意,接受了政府给予8万元赔偿的条件。


 

  中铁三局青藏铁路建设指挥部党工委书记沈勇耐心地向白玛卓玛解释,如果青藏铁路不从她家的地方通过,就要在附近的山谷上架一座几十米长的桥,或者要打一条隧道穿过夏仓山。这样就要增加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投资,相当于几万只羊的价钱,把唐古拉山乡牧民家所有的羊加起来也不够,白玛卓玛被这笔账算得吓了一跳。

 

  这时,中铁三局的职工为她家拉来了一车木料,白玛卓玛迎上前去,为职工们捧上了一杯杯滚烫的酥油茶,连声道谢。

  白玛卓玛是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乡第五牧业社的牧民,全家9口人,其中包括收养的4个孤儿。30年前,白玛卓玛一家从西藏的那曲迁到了沱沱河畔,当时一家人在帐篷里